Scarlet&Jen 与他们的孩子

Scarlet M.和Jen M.来自委内瑞拉,他们现居住在百慕大已经四年。2019年6月17日,怀孕26周的Scarlet在百慕大医院被发现孕膜早破,必须接受专门护理。Scarlet和Jen很担心,他们的儿子Mateo处于危险之中。

 

Scarlet回忆:“最初,保险公司试图让我们去加拿大的一家医院,但是由于我的委内瑞拉护照已经过期,并且由于我国家的状况,我无法获得新的护照,所以加拿大不可行。正当我们焦头烂额的时候,我们的保险公司联系到了费城国际医学中心(PIM)。PIM成功帮助我们获得了能够进入美国并前往费城的文件。”

Scarlet在杰斐逊医院得到治疗,让她最感动、印象最深刻的是杰斐逊医院对病人的关心无微不至。“他们几乎为每位病人配备了专属护士!他们为我进行了所有所需检查,并仔细验证核对与百慕大医生的诊断。最终我被确诊高危妊娠,并有一位护士全心全意地为我和Mateo服务,她的名字叫Mallory。不仅她,所有的护士以及其他临床人员对我们(病人)都充满爱心和关怀。”

 

最终因为情况危急,Scarlet需要接受紧急剖腹产。全程,护士Mallory都一直陪护着Scarlet,为她解答问题并保障照顾她和胎儿的需求。

 

Jen说:“我真的没有想到杰斐逊的每一位护士和专家都十分关心我们,即便他们并不是我们的主治医生,他们也对我们的情况有所了解,让我们很放心。他们会就Mateo的情况时刻跟我们沟通治疗的每一个步骤。他们甚至向我们建议了未来需要购买的东西,我们对杰斐逊医院的服务非常满意。”

 

“我对PIM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感到非常高兴。PIM帮助我们找到了离医院很近的住所;我们可以步行去那里,而且一切都靠近Mateo住的NICU(新生儿重症监护)。Stephanie特别有耐心而且体贴,不断关注我们的需求。我们在费城没有任何家庭,但是PIM员工一直在我们身边。”

 

作为母亲,Scarlet强调PIM和杰斐逊切实将宝宝和妈妈的健康作为首要任务。“我一直感到他们的支持,他们会解决与文书工作或保险相关的所有问题。”

 

Mr. Bermuda - 百慕大先生

David是另一名PIM来自百慕大的患者,有食管痉挛过度或过度收缩性蠕动,而止痛药已不再有效,吗啡只能减轻痛感。“我需要找到可以进行食管肉毒杆菌注射来缓解疼痛的医院,于是我选择费城杰斐逊医院。”

“托马斯·杰斐逊医院的护士和医师都非常友好,他们叫我百慕大先生!他们都非常专业,非常专心,在治疗过程中我都很舒服。”

David每年要接受至少3次的注射治疗,每两到三个月一次。治疗全名为

食管胃十二指肠镜肉毒杆菌注射(EGD with Botox)。

 

“当我第一次到达费城时,Stephanie给我打电话,她与Arturo在我需要更多帮助时一直支持我,还在接受医疗程序后在医院接我。不仅如此,我的主治医生甚至给我他的电话号码!他告诉如果有需要或不适就及时联系他。”

 

“我绝对会推荐PIM给有需要的人,它专业,而且照顾到国际患者的各种需要。”

All Rights reserved 2020 © by  Cible Marketing & Design